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 正文卷 437、曹宓突破,道兄称呼(5k4,求订阅)

作者:黑心师尊 分类:武侠 更新时间:2024-02-13 00:01:13直达底部

 

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.xuanyge.inf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.xuanyge.info


随机推荐:重生之道修今生 我在修仙界勤能补拙 东土出魔 要不这师尊你来当? 转生巨龙种的我发生了血脉返祖 诗剑江湖行 你给我的不只是仙途 未来先知道 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,卫图就没有贸然尝试,以天星灯的灯油为基,召唤火云罩内的另一只螭龙幻兽了。

    毕竟,天星灯的灯油和他的法力不同,一经消耗,想要重新恢复,就得一定的时间积累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手上的这些血膏灯油,可是足足积攒了数年之久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刻,

    就在卫图打算施法,将螭龙幻兽收回火云罩之际。

    隔壁的曹宓洞府,却在这一瞬间,突然升起了一道规模庞大的灵气漩涡。

    “开始凝聚元婴灵体了。”

    卫图抬头一望,立刻便借经验推断出了,曹宓现在的突破进程。

    “现在开始,才是我这个护道之人,真正要忙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卫图面色微肃,他一挥袖袍,当即便把自己的元婴威压,散到了凝月宫之外。

    在元婴威压的震慑之下。

    很快,因灵气漩涡出现,被吸引而来的修士神识,瞬间便如潮水一般,向四面八方逃逸而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曹宓结婴,所凝结的灵气漩涡,远远超过了卫燕结丹之时,所凝结的灵气漩涡。

    因此,在灵气旋涡出现的这一刻,凝月宫和镜水阁周遭的灵气,几乎都如鲸吸百川般,被其席卷而去了。

    而作为侨修门派,受了凝月宫重恩的镜水阁,此刻自不可能如对待卫燕那般,故意放纵申云秋之流,在曹宓这凝月宫宫主的突破上,故意生出事端。

    故此,卫图警备的目标,更多是凝月宫、镜水阁外的外来之修了。

    “奇怪!凝月宫内,为曹宓护道的修士,怎么是卫图,而不是罗老祖?”

    得知消息,前来打探凝月宫动静的各派老祖,看到这一情况后,不由大感惊愕。

    此次,卫图虽没露面,但以他们的道行,分辨出卫图和罗老祖这两个康国元婴老祖的气息,却是不难。
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各派老祖都对凝月宫罗老祖的安危,有了一定的猜测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也仅是猜测,并未为了佐证自己的想法,擅自出手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的凝月宫,可是有卫图帮忙护道。

    而卫图又非散修,其背后,还站着应鼎部这一大部族。

    有三大神师为其撑腰!

    这份震慑力,可比罗老祖孤身一人在此间帮忙护道,更令人心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。

    与凝月宫一山之隔的镜水阁内。

    宁雪凤感知这一切后,不由微皱眉宇,心中多了一些不解。

    她的疑点有二。

    其一,什么时候,曹宓和卫图二人的关系,这般要好了?

    其二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。

    罗老祖的踪迹之谜,是死是生!

    毕竟,若非曹宓笃定了罗老祖已经出了问题,其不大可能,贸然请卫图这一个外人,入驻宗门,为自己护道。

    单是罗老祖的生死。

    宁雪凤还不会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但问题的关键是,他们门派的老祖红镜上人,也随罗老祖一道而出,至今毫无音信,生死未知。

    假若没有曹宓这一出,宁雪凤也不会过多担心红镜上人的生死,毕竟元婴老祖出事的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但现今,宁雪凤就不敢太过笃定了。

    她得做好最坏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希望老祖不会出事。”宁雪凤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现今的镜水阁,可比不上凝月宫。

    一旦红镜上人真的道陨了,镜水阁内,可难以在短时间内,催生出一个元婴老祖,庇护宗门。

    不过,没过多久,宁雪凤便感觉自己的担心,是多此一举了。

    无它,在凝月宫诞生结婴异象后不久。大概过了一年时间,“失踪”已久的红镜上人便重新返回宗门了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宁雪凤发现,红镜上人此刻的状态,似乎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其相比离宗之时,气息飘忽不定,时不时面现痛楚之色,像是受了难以化解的内伤。

    “老祖,可是受了重伤?”见此,宁雪凤心中一惊,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无碍,小伤而已。”

    红镜上人摆了摆手,用法力挥退了准备上前搀扶的宁雪凤。

    接着,红镜上人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其向外望了一眼,轻咦一声,问道:“凝月宫内,现今是何人正在结婴?”

    “可是曹宓那妮子?”

    不等曹宓回答,红镜上人便自顾自的说出了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是,老祖。结婴之人,正是现在的凝月宫宫主曹宓。”

    宁雪凤微福一礼,回道。

    “曹宓这丫头结婴,竟能引来卫图为其亲身护法。这二人,看来交情不浅啊。”

    红镜上人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不过,宁雪凤却从这话语中,莫名听出了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她顿时明悟,这是红镜上人在苛责她这個阁主,做的不够位。

    明明是镜水阁最早在与卫图的相处间,占据了优势条件,但现今,却反倒让凝月宫,率先与卫图建立了友好关系,达成了今日的深度合作。

    “老祖,是申云秋……”

    宁雪凤连忙辩解道。

    这个责任,她可不想担。

    毕竟,若非当年申云秋阻挠了卫燕在镜水阁内突破,事后又再次借假突破对其阻道,卫图和镜水阁之间的关系,也不会到现在这般僵硬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她,在此间,已经尽全力在斡旋了。

    若没有她在,恐怕现今的卫图,早就视镜水阁为仇雠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红镜上人摆了摆手,示意宁雪凤不必过多言说。

    见此,宁雪凤只得顿声,将喉中的辩解之词重新塞回到了肚里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宁雪凤就另辟了一个话题,提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祖,现今罗老祖的安危,究竟怎么样了?”她低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数年前,她亲眼所见,红镜上人和罗老祖二人联袂而出。

    现今,红镜上人身受重伤,“延期回宗”,那相应的,罗老祖那里,可能亦有些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罗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红镜上人默然片刻,没有回答宁雪凤这一问题。

    “此事,不好说。等到时机合适后,本座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现今,我先去凝月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红镜上人凝声道。

    语毕,红镜上人不等宁雪凤回话,便化作一道红色遁光,向凝月宫所在的方向,遁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镇守凝月宫地域,为曹宓护道的卫图,便在凝月宫之外,感应到了红镜上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身为代宫主的霜仙子,也借凝月宫的四阶防御阵法,发现了红镜上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卫师伯,是否要放红镜上人进来?”霜仙子走进洞府,敛衽一礼,询问起了卫图的意见。

    在凝月宫的内事上,她还有一些处理经验。但外事上,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其外,红镜上人的实力,已经足能威胁到曹宓的闭关安危了。

    因此,无论红镜上人的来意,是善事恶,她都需要谨慎处理,第一时间征询卫图这个护道者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无需放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卫图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“若红镜上人的来意为善,其自不会拘泥于小节,介意自己是否进入凝月宫做客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,若是识趣之人,也会主动避嫌。避免瓜田李下。”

    他耐心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卫师伯能谋善断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霜仙子出言称赞的同时,不禁美眸一亮,暗道自己师尊,果然没有找错人。

    此时,拒绝红镜上人进入凝月宫,看似不是什么大事,但倘若红镜上人乃是心胸狭窄之人……这一次决断,可能会让卫图平白无故的增添一次仇怨。

    但反过来讲。

    卫图肯在此刻担责,亦是变相证明了其品行高洁,是在真正帮助曹宓护道,而非只是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商谈完后,卫图也没在洞府久待,而是与霜仙子一道,来到了凝月宫门口,迎接红镜上人的到临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不让红镜上人入宗,还有合适的借口。

    但若不亲自迎接,就不免有折辱红镜上人这一元婴老祖的嫌疑了。

    “红镜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卫道友。”

    少倾,卫图便和红镜上人,隔着凝月宫的阵法光罩,互相见礼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红镜道友……此次来凝月宫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卫某如今,添居曹道友的护道之人,为尽护道之责,只能将红镜道友拦在门外了。还请红镜道友多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卫图微然一笑,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值此敏感时刻,红镜上人突然到访,若说其只是为了串门,拉拉家常,卫图打死也不会信。

    其外,罗老祖“失踪违期”之事,与红镜上人,也有分不开的关系。

    此时,卫图虽不好直接坦明此事,但他想来,红镜上人对此,恐怕也是心知肚明了。

    拦在门外?

    听到这话,红镜上人顿时为之一怔,心中恼火不少,毕竟她可是堂堂元婴之尊,去哪里不得受人礼遇?哪里吃过别人的闭门羹。

    然而,仅为此事,就与卫图和凝月宫闹翻,也是不值之事。

    所以,红镜上人心中虽然恼怒,但在脸上,却没有表露出半点异色。

    “此次,妾身前来凝月宫,是想就罗道友之事,与曹宫主商议。但现今,曹宫主闭关……”

    红镜上人叹了口气后,便对卫图的询问,做出了回答。

    “罗道友?”闻言,卫图眉宇微挑,当即便露出了一副大感兴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是,说到这里,红镜上人却突然滞语了,没有往下继续说了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后,红镜上人这才再次开口,说道:“关于罗道友之事,太过复杂,一言两句讲不明白。要不,卫道友移驾仙风宫,再行详谈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,好歹也是堂堂的元婴之尊,若在凝月宫的宫口久待,不免太过跌份了。”红镜上人脸上,随即露出了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这番话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卫图并未有太多的怀疑之处。

    毕竟,让一个元婴老祖站在门口,也确实太过扎眼了。

    而且,此时的凝月宫,亦几乎吸引了所有康国势力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不过,听到“仙凤宫”三字后,卫图还是摇了摇头,拒绝了红镜上人这一建议。

    仙凤宫,是凝月宫的偏殿,不在凝月宫的主宫阵法庇护之下。

    上次,他借地款待余宫寿三人时,就是在仙凤宫摆的宴席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若移驾仙凤宫,与红镜上人详谈此事,就相当于暂时脱离了凝月宫的阵法……

    调虎离山?

    卫图认为红镜上人动这个心思的几率,应该不大,但他作为护道者,理应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况且,以他的身份,也不宜多听凝月宫的私密之事。

    纵然卫图明白,他现在帮曹宓护道,在外修(红镜上人)眼中,他和曹宓的关系,已算是极为亲密之人了……知道这些隐秘,也不算大事。

    但能避嫌的话,还是需要尽量避嫌。

    而且,此时距离曹宓出关,也仅剩一两年了。届时,他再听此秘闻,亦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想完后,卫图便将自己的顾虑,一一如实的讲给了红镜上人。

    “还请红境道友暂回镜水阁,待曹道友出关后,卫某与之一道,联袂拜访。”

    卫图面露诚恳之色道。

    听得此言,红镜上人也不好再行多说了,她微微颔首,对卫图点头一礼后,便离开了凝月宫的宫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转眼间,又过去了一年。

    这日,凝月宫上空,突然间狂风大作,乌云密布,一道道蓝色劫雷,在空中轰鸣不止,向下倾荡而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个月轮法宝,从地面的曹宓洞府而出,迎上了劫雷。

    这月轮法宝,极为坚韧,连续抵挡了数道劫雷,也不见有丝毫的虚弱。

    “四阶下品法器?”卫图微微挑眉,心道凝月宫这万载大宗的底蕴,果然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此次,在渊泽仙城参加完飞仙盟的秘市交易会后,他的眼界和见识,亦大大有所提升了。

    知道许多元婴散修,手上所用的法器,大多也是三阶法器,而非其境界理应所用的四阶法器。

    换言之,单是在这一点,门派出身的曹宓,晋升元婴境界后,就领先绝大多数元婴散修了。

    “有这一套四阶法器,曹宓渡劫成功,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卫图在心中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元婴雷劫的威力,因人而异。

    曹宓是清修之辈,一生之中,也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。

    因此,其雷劫威力,属于普通雷劫偏低的范畴。

    非是如魔修所渡雷劫那般,威力奇大。

    所以,饶是曹宓没有这月轮法宝当做渡劫法器,其渡劫的成功率,亦不会太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如卫图所料那般,不出三日,曹宓便安然渡过了元婴雷劫,比昔日的他,还要更为轻松、随意。

    三月后。

    曹宓稳固境界,破关而出。

    “此次,有劳卫道兄为妾身护道了。”曹宓亲自走到卫图洞府,对卫图盈盈一拜,面现感激之色道。

    此次,卫图护道途中,尽管没有遇到什么危险,但曹宓清楚,若无卫图在此,恐怕在结婴异象出现的第一日,麻烦就会找上门了。

    这只是卫图“善战者,无赫赫之功”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,无论哪一家势力,都不愿意看到,凝月宫多出一尊元婴老祖。

    其次,不管卫图是否尽心尽力,其为她护道,或多或少都在凝月宫内,耽误了三年时间。

    而此间,几无报酬可言!

    有的,仅是她欠卫图的人情债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曹宓,不想支付卫图这份报酬,而是此前身为金丹修士,她全身上下除了渡劫法器,以及结婴机缘称得上值钱外……其他宝物,将其献给卫图,不免就有折辱卫图的嫌疑了。

    相反,她这人情债,在比较之下,还算是珍贵一些。

    “卫道兄?”

    听到曹宓这对他更加亲昵的称呼,卫图脸上,不由多上了几分笑容。

    甭管曹宓此话,是否为真心之言,但能表此态,总比不表要好。

    经此一役,他和曹宓之间,也算有较为亲密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日后,关系是否能更近一步,就看其是否能在他的危难之时,伸出援助之手了。

    毕竟,患难才能见真交。

    不过,显而易见的是,今后在一些小事上,他找曹宓帮忙,此女定是绝无二话的。

    “当年,曹道友对我卫家,多有帮扶之举,今日卫某此番行事,不过是一报回一报罢了。”

    卫图淡淡一笑,回道。

    “一码事归一码事,卫道兄可不能将此,混淆一谈。”

    曹宓微摇螓首,认真道。

    语毕,曹宓似是想到了什么,抬头看了卫图一眼,敛衽一礼道:“如卫道兄不嫌弃的话,称呼妾身一句师妹就可。不必再称呼道友,那般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纵然她比卫图年长不少,但达者为先,卫图先入元婴境界,理应为他们二人中的兄长。

    对这一请求。

    卫图当然不会推拒,他此次前来帮曹宓护道,本就存着扩展曹宓这一新晋元婴的人脉而来。

    少倾,卫图便改了口,称呼曹宓为“曹师妹”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霜仙子也对曹宓这个师尊,提及了一年前,红镜上人突然拜访之事。

    “卫道兄果然是尽责之人!”待听到相应的细节,曹宓清眸流转,看向卫图的目光中,多了一丝异样之色。

    多年前,她和卫图合谋褫夺申云秋身上的真灵精魄时,便曾提过,愿结婴后,嫁给卫图当做元婴道侣。

    后来,随着卫图的推拒,此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但如今,曹宓觉得,这昔日之事或许有能成的一日。

    毕竟,卫图与她一样,都是新晋元婴,算是郎才女貌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经此一遭后,她心中对卫图,也无先前的排斥了。

    “数年前,罗老祖便是和红镜上人一同离开,前往昭冥死海探险。现今,红镜上人一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于情于理,妾身也应当找一次红镜上人,问清罗老祖之事。”

    曹宓沉吟片刻后,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,妾身刚晋升元婴不久,法力低微。此次难免要有劳……卫道兄陪妾身一同前往了。”曹宓面现歉色。

    和卫图不同,她突破的灵物,用的并非是通灵之物,所以她对己身的法力掌管,远无卫图突破时的圆润如意。

    因此,现在的她,堪称是元婴阶段最脆弱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太敢孤身一人,去面见红镜上人。

    “此事,哪怕曹师妹不提。卫某也是愿意前往的。毕竟卫某,也对罗老祖和红镜上人所探索的地方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卫图微然一笑,回道。

    有时候,风险便意味着机缘。

    罗老祖能从此间得到“化婴丹”,那么反过来,他说不定亦能从中,得到更进一步的宝物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.xuanyge.inf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.xuanyge.info